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

但见徐马雾中生

2018-12-01 03:55:19

初冬的清晨,浓浓的晨雾在大地之上弥漫、缭绕,层层晕染,如云如烟。太阳慢慢地从地平线上跃出来,如一枚红红的晶莹火球高挂在东边的天空,透过层层雾岚洒耀光辉。我们来到徐马荒湿地保护区。这里由徐圩村和马港村组成,东始徐圩公路,西接高邮市川青镇。

徐马荒是一个地名,这个地名有一个历史传说:徐圩村以前叫徐官村;马港村以前叫马踏村。相传明朝古运河向东一带都是水荡草滩,人烟稀少。有个徐姓人家的儿子跟随着父亲扳罾打簖,力大可举石磙。一道皇诏,招募为壮士。十年之后,恰逢重阳之日,秋风乍起,水荡浪高,徐家儿子率五百骑兵,威风凛凛衣锦还乡,可是却找不到从前的来路。只好一边就地放马吃草,埋锅造饭,一边再寻问路。徐家老人考虑到当时昏君朝政,奸臣妒功,怕惹上杀身之祸,殃及乡邻,忍痛避而不认。徐家儿子寻亲不得,一年后因忠谏问斩。日后当地人感恩徐家人的功德,把扳罾的地方叫徐官,向南半里,被马踏出的水塘,雨水长年冲涮成港口,叫马踏港。因此徐马荒湿地保护区一直保留着最原始的大自然的生态美景。

光阴荏苒,别梦依稀。现在的徐马荒总面积10多平方公里,区内有陆地、荒滩、池塘、森林和飞鸟。沿着徐马荒湿地的一条灰色土路向前行走,四周长满草木,扑面而来的是一片立在水上的意杨树林。意杨树的叶子飘然飞向大地,枝干光秃,树身却笔直有力。一株株、一排排,成行成片。水环绕着隆起的条条块块的陆地,蜿蜒柔媚、清澈静谧,微微地漾着不着痕迹,如有纤纤玉指轻轻拔挑,奏出潺湲的音乐,轻缓流畅。整片树林仪仗队似的,整齐、挺拔、高大,联袂成徐马荒之水上森林。

一湾流水向前衍伸弯曲而出,水面宽阔,蒲草摇曳,在绿水之间好似有一双碧绿的眼眸。绿色的藤萝、苔藓攀缘在老树的周身。蒲叶一丛连着一丛,一片连着一片,蒲叶婆娑起舞,细细长长的翠叶,随风俯仰,却根根不弯不折,风平又回立挺直。“你微微地莞尔,不同我说什么话,而我觉得为此,我等待得太久。”静静中感觉到无限的深情无限的蜜意。听,风在啸啸,苇荡在萧萧。

夏天的芦花有翠翠的淡绿色,也有朦胧的浅殷色,闪着磁器般的光晕,如丝绸般光亮柔滑。而进入冬季的芦苇开始褪去绿意,渐渐地开始枯黄,随着冬季季令的加深,芦苇的苇花会发白,会变得蓬勃蓬松,等待西风来临,花絮漫天飞舞,仿佛降落了漫天飞雪。芦苇自古以来就寄托了有情人之间相爱却求之不得的相思。“蒹葭苍苍,白露为霜,所谓伊人,在水一方”。芦花之美、芦花之意让人难以忘怀。陌上人如玉,公子世无双,谁是谁的蒹葭,谁又是谁的无双?

森林的生机在于鸟,鸟才是森林真正的主人,森林才是鸟儿栖息生活、繁衍后代的天堂。它们在林中盘旋,时而翅膀双合,时而展翅腾飞,冲向高空,又飞入森林,划出道道优美的弧线。扇动的翅膀下闪现出白色的羽毛,白色的羽毛霎时如银色的花朵。鸟儿愿为一朵云,云儿愿为一只鸟。鸟儿不是单独地飞翔,是一组组、一群群,呼啦啦地一起欢歌。放眼望去,雾霭朦胧,菰蒲无边,水面茫茫,芦花飘飞。记起林风眠著名的《芦雁图》,芦苇随风而动,飞雁逆风而行,乌云逼至,动静相宜,充满了宁静、质朴、内敛的情蕴。

在水上意杨林的外侧,有几处荷塘。昔日蔓妙轻盈的荷叶卷曲着灰暗的叶子,叶子接近土黄色。叶子苍茫,水也茫茫,影影绰绰。叶子与叶子相互偎依着,它们褪除青青浮华,洗尽铅华,在不动声色中更显风姿绰约。娴静优雅,淡定从容,续写生命的乐章。它们的生命不是结束而是蕴育新生命的开始。这就是枯荷之美的最高境界。

道路上落满了枯黄的叶子,脚踩上去听见叶子的“簌簌”之声。远处有一人家,绿树掩映,炊烟袅袅,还传来两声犬吠,在我们的心里是愉快的微语。许多美妙的心境缘于一场邂逅,巧于一次相遇。人走进喧哗的人群是为了淹没自己,而走进这静谧的世界,是为了更多地了解自己,听一听自己内心的声音,净化灵魂,丰富心灵。

文/陈荣香 图/张娈鸾

92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