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

看 场

2019-03-15 09:50:46 兴化日报(数字报)

□陈明干

夏收与秋收的繁忙季节,乡村每个生产队分成两个战场:一个在田间,收割、挑把、耕作、栽插,由生产队长负责指挥;一个在打谷场,晒麦、晒稻、堆草,等等,由场头组长带着。场头组长说起来带“长”,却不是个正儿巴经的职务,但其责任特别重要。晒麦、晒稻;扬麦、扬稻,堆草堆、扫谷场……这些活儿,都得由场头组长带领一帮人做得逸逸当当。

场头组长还有另一个职责,那就是晚上看场。

大集体时期,生产队不富裕,乡民家庭更是贫寒。一家几口人,吃是头等大事,少数束手无策的乡民有时会对生产队的粮食打主意。一个生产队有一二百亩的庄稼,每收获一季麦子或稻子,都有几万斤的粮食堆放在打谷场上。打谷场离村庄有一定的距离,粮食夜里无人看管,谁也放心不下。夜里看场,每个生产队都有专人。好多生产队的看场人就是场头组长。

白天要带着人在场上干活,晚上还要睡在场上看护粮食,一个场头组长要具备好几个条件:要识天气。通过抬头看天色,知道什么时候天气晴朗,什么时候刮风下雨,避免场上的粮食受损失;要懂农活安排。什么人做什么、什么时候做什么,场头组长会把握;要德高望重,令人信服。在场上干活的人要自觉听从他的指挥;要与生产队长配合得好。明天场上需要多少人,一天下来每人该记几分工,这场头组长在生产队长面前说话要有用。更重要的是,晚上看场,这个人要让全生产队的人放心。

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通常都是召开小队会,一户来一个人,在小队会上推荐,获得大多数到会人员的认可后,才能成为场头组长。做事马虎的人,手脚不老实的人,不可能被选上。

只要麦子、稻子一登场,不管刮风下雨,场头组长每天夜里都要睡在打谷场上。次日天明,才回家吃早饭。

打谷场上,有一个“茅工棚”,这便是场头组长夜里看场睡觉的地方。茅工棚正方形,长宽各2米。茅工棚四个角用四根木柱立着,底部是木板,棚顶用稻草覆盖,四周也是齐头稻草围裹,遮风挡雨。茅工棚的木板上放着一张破席,外面挂一盏马灯。夜晚看麦场,看场人用蚊帐支在茅工棚内,躺在破席上,留意着外面的动静。此时陪伴看场人的,是深夜的孤独与寂寞,还有飞舞的蚊虫、鼓噪的青蛙以及河面上跳跃的小鱼……

麦子或稻子脱下来,堆积在场头上,看场人夜里几乎就不合眼了。每打一个盹后,看场人都要提着马灯,仔细查看每一个粮堆,看有无失窃;在谷场附近的河边、桥下,看有无异常……万一失窃,既损失了辛辛苦苦收获来的粮食,也让自己这个看场人在全队人的面前抬不起头。

生产队里的洪生大叔做过多年的场头组长,一段佳话至今还在老一辈人的口里颂扬。一天晚上,有邻居对洪生叔的大儿媳悄悄地说:“你公公叫你拿几个袋子去场上……”刚过门的媳妇不知底细,心生疑惑,但最终未去。次日晨,洪生叔从场上回家,媳妇如实陈述昨晚之事。洪生叔听后先是一惊,然后直夸儿媳:“幸亏你没有拿着袋子去,否则,被人看见,我们没有偷稻也是偷稻贼,我们一家人跳进大河也洗不清了!”

只有当场上的麦子或稻谷全部清理离开了打谷场,看场人的一颗心才算真正放下来。

1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