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

2019-03-29 07:31:50 兴化日报(数字报)

□夏义阳

都说“巧妇难为无米之炊”,但谁知天下的母亲几乎都是巧妇,她们仿佛有一种魔力,能让一日三餐变得那么有滋有味。单是粥,就能变换多种花样,有米粥、菜粥、糁子粥、腊八粥,并且还有各种佐粥的食品,既能够充饥又讲究营养搭配。

平常煮米粥,米淘洗干净后,漉下水,倒入锅中,大火烧透后,再用小火炖。这样,粥就变稠和了,薄悠悠的,上面还有一层乳白色的油膜,那可有“世间第一补人之物”之美称。还记得那时有“来人不添米,多加一瓢水”的说法,指的就是粥,但粥不耐饥,孩子读书,肚子常常饿得咕咕叫,更不用说到田里做生活的劳力。于是,粥煮好后,母亲还会摊干面饼或糁子饼,摊饼需发酵,昨天剩下的馊粥,天然的发酵剂,干面或糁子用水调和后加上馊粥,第二天,就可摊饼了。锅烧热后,倒上香油,用勺子将酵面顺锅沿往下摊,烙成黄色,饼成矣,当然口味因人而异,吃咸,可加盐;吃甜,可加糖。或者做疙瘩,有干面疙瘩糁子疙瘩,自然,疙瘩极为方便,在煮沸的粥锅,剜上由干面或糁子和水搅拌成的疙瘩糊,盖上锅盖,再烧透,闷一闷,就可盛着吃,有几张饼或几个疙瘩垫底,无论读书还是做农活,浑身都有劲。而收胡萝卜或山芋时节,则烀胡萝卜烀山芋,喝一口薄粥,咬几口胡萝卜山芋,蛮有意思的;也有图省事,直接将胡萝卜山芋洗好切放在粥锅里,粥好了,胡萝卜山芋也熟了。

雨天,农闲了,母亲会给我们汆糁子粥吃,拙作《糁子》曾这样写过:“于是放上一大锅水烧得听见响,就用瓢子量几下糁子洒入锅中,用铲子不停地搅拌:透水,易成小团,外熟内生;冷水,不稠;烧至粥锅起泡泡。通常会叫孩子看粥锅,主要是怕火太大把粥烧漫了,同时也节约柴禾。你会听见这样的问话:‘曾翻金鱼眼呢?’翻了,粥就好了;不曾,还须加个把草把子。”天晴了,雨菜如雨后春笋,于是带上竹篮拔雨菜,或干脆放在扎头的方巾里。而晚上,定然吃菜粥,翠翠的雨菜,白白的大米,咸咸的鲜鲜的香香的,可目可口可乐,而最乐的要数母亲,看我们喝粥的那个劲头,脸上堆满了笑容。

有时我们还会吃到糯米粥。谁家养了个大小伙,除了分红蛋,做奶奶的还会提着木桶,一家一家的分糯米粥,那放了白糖的糯米粥,真正又甜又香。吃糯米粥,另外的时候也有,谁身体不舒服了、生病了,自会得到优待,于是煮糯米粥吃,而一家人自然有福同享,不过也仅仅尝尝鲜杀杀馋而已。

最好吃的,还数腊八粥。进了腊月,家家都辞旧迎新,母亲会把一年中剩下来的或者说从牙缝里省下来的红豆绿豆芝麻黄豆花生糯米糖一锅下,煮腊八粥,而我们吃了腊八粥之后,就知道,快过年了,过年可是童年最盼望的,谁不喜欢过年呢,谁不喜欢吃腊八粥呢。现在,超市里有听装的八宝粥,却吃不出那个味儿!

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