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

女人的生存与道德困境

2018-04-20 10:13:43 兴化日报(数字报)

□王  锐

2017年,有两本书对我触动很大。一本是佐野洋子《无用的日子》,一本就是王玉兰的《沈小菊》。它们让我看到朴素、不矫情的文字所具有的致命感染力,还有不落痕迹的叙事技巧。

沈小菊是一个三观正确、勤劳智慧的妇女形象,她的一生也有跌跌撞撞,但基本上行驶在一条正确的轨道上,获得了幸福的结局。说到底,《沈小菊》是一部励志书,她不甘心平庸,不甘心贫穷,最终靠自己闯出了一条路。而小说《杨水花》同样是一个农村妇女的画像,你可以独立地看她,也可以看作《沈小菊》的对照篇。

在人生的路口,沈小菊是有着清醒的认识的。在高中时期,沈小菊处理柳如风和武高峰与她之间的感情时,已经显现出她清醒而果决的一面。而杨水花的早年却有着想起来“脸上有点发烫”的荒唐过往。

王玉兰是个很会讲故事的人,她的细节把控得极其到位。通过用耳环换路费、把鸡蛋给饿了的陌生孩子吃、既让丈夫帮三轮车夫推车又提防着三轮车夫、坐船时把落到怀里的鱼据为己有等情节,塑造出了一个聪明善良又爱贪小便宜的妇女形象。而在这些情节中,二狗子的一系列反应,也让窝囊且小心眼的二狗子形象跃然纸上。作为早期的农民工进城这一路上的情节,显出金钱对人性的压迫。生存的困境昭然若揭。

杨水花和二狗子是两个去城市讨生活的人。杨水花是想向上的,想挣扎出生活的淤泥。她有她朴素的愿望——“系紧裤腰带”,有最直接的想法——“哪个不晓得要脸啊?”小说对杨水花早年的荒唐一笔带过,但那也一定是出于生存的困境和生活的无奈。如果可以,谁不想做一朵圣洁的白莲花?

杨水花也想过要系紧裤腰带,但是她贪财。她本来是拒绝三黄毛的,但是当三黄毛让她每天买菜时,她的脸上竟飞起了两朵红晕。她何曾没有犹豫,但她告诉丈夫二狗子的时候,二狗子说“你个呆怂,他就摸一下,你又不会少一块肉!”在这里,生存远大于尊严,价值观已经被扭曲了。

甚至在杨水花被三黄毛的老婆打,失踪了的时候,二狗子一听,急急忙忙跑回工棚,倒出蛇皮袋里的衣服,一顿乱找。钱和存单都在。——二狗子最关心的是生存资源。

“不去找三黄毛打他一顿,男人的脸面没处放,和三黄毛翻了脸,夫妻俩去哪儿打工呢?”二狗子面对着艰难的人生抉择。生存和脸面,是不能并存的。二狗子龌龊,然而也可怜。

段大成是个救世主一样的出现。他被杨水花的实诚感动,把工程项目给了杨水花。杨水花和二狗子由此发迹。在二狗子得意忘形,讨了小老婆,抛弃了杨水花之后,又是他资助杨水花开了酒店。书中一直没有实写杨水花跟段大成的关系,但二狗子的猜疑已经说明了一切。就算他们是清白的,在众人眼中也是不清白的。更何况世间没有白吃的午餐。除非段大成是圣人。那这故事瞬间就由现实主义变成玛丽苏了——永远有高富帅无私地爱着女主角。但是,在小说描绘的这个人人因钱违背道德、因钱变幻嘴脸的世界里,大抵是不可能的。

杨水花不是好女人。她做过妓女,有从良的愿望。但在赚钱跟系紧裤带上的两难抉择中,她总是选择了赚钱。自然,她动了脑筋,想不付出身体,同时又把钱赚了。但终归是冒险。杨水花又是好女人。她想跟二狗子好好过,她想成为别人眼中的好女人。我相信,如果条件许可,杨水花是可能成为好女人的。比如说她受过教育,有一份好工作,嫁了一个好丈夫,说不定也就顺风顺水地将“好女人”做下去了。但是,杨水花没有这样的条件。和很多女人一样,生存资源的匮乏跟对美好生活的向往成为巨大的矛盾。她们除了身体,别无资源。靠自己改变命运的机会微小,而且道路艰难曲折。而用肉体交换资源,是看起来最简单又最便捷的一条路,但其实也是条不归路。女人用身体交换了资源以后,别人靠在她的身上,一边吸她的血,一边瞧不起她。二狗子离婚时说的那段话颇发人深省。二狗子说:“不噶,不谈哪个错不错,我就问你杨水花一句:是你先偷人的,还是我先嫖婆娘的?是你偷得多,还是我嫖得多?”杨水花那一刻,大概委屈得想吐血。但人性就是如此。如果站在二狗子的角度来写,可能会写成一个男人戴了绿帽子,发财之后找小姑娘一雪前耻的故事。

杨水花有勇有谋,做人实诚,她身上自有她的可贵品质。但她的救世主仍然是男人。因为这个世界上,仍然是男人占据着更多的资源。有了段大成的帮助,杨水花才有资本开饭店。可以看得出,杨水花是个称职的老板娘。她有生意人的头脑和精明,她有容貌和社交才能,她有一手好厨艺。杨水花的饭店开得红红火火,但她这样的女人,是不见容于女人的。男人可能欣赏她的风情,垂涎她的美色,却不会愿意娶她回家做老婆。

做一个成功的饭店老板娘,在我看来,是杨水花不错的归宿。而拒绝二狗子,也让我看到了杨水花的成长,她不再对那个男人有依赖,有期望,她坚强而决绝。

好的故事是会让人思考的。如果放下杨水花的内心世界,我们很容易从她的行为判断,这是一个用身体换资源的故事。与三黄毛暖昧纠缠,是为了赚钱;没有老板段成大,她发不了财,开不了酒店。我们口口声声说女性独立、优雅,但不是所有的人都攒够了本钱。如果杨水花没有利用她的女性资本,大概她的一生只能跟着窝囊的二狗子捱穷。到底哪一种人生更好一些呢?

如果可以,我想杨水花也一定希望拥有沈小菊那样清清白白、拿得出手的人生,可是对她本身的处境来说,太难了。只希望在社会的发展之下,女性会有更多的觉醒,也拥有更多的路径和选择。

22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