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

英雄与酒:梁山好汉的杯中人生

2019-03-01 12:57:12 兴化日报(数字报)

□陈学文

“醉里乾坤大,壶中日月长”,这是水浒传中孟州快活林酒店门前酒旗上的一副对联,精巧典雅,意味深长,充满酒文化气息。酒店檐前还挂着一个酒望子,上书四个大字“河阳风月”,这个广告语也很有意蕴。

快活林酒店原本是金眼彪施恩经营的,因为利润丰厚,当地恶霸蒋门神看了眼红,从施恩手中强行夺走,还把施恩扁了一顿。

当志得意满的蒋门神“披着一领白布衫,撒开一把交椅,拿着蝇拂子,坐在绿槐树下乘凉”之时,一个大汉步态踉跄地抢到了门前。此人不是别人,正是打虎英雄武松。

此时的武松走了十四、五里地,路过了十二、三家酒店,每个酒店各喝了三碗酒,共喝了三十五、六碗,这叫“无三不过望”。

如果是一般人喝了这么多酒,早就醉成了烂泥,但武松却只五、七分酒。武松自己说过:“带一分酒便有一分本事;五分酒五分本事。我若吃了十分酒,这气力不知从何而来。”

带着五、七分酒的武松先是将蒋门神的小妾和一众酒保扔进了酒缸,然后又用平生所学“玉环步鸳鸯脚”将蒋门神打得鼻青脸肿,连声求饶。

这场打斗其实毫无悬念,此前在景阳冈,武松连喝十八碗酒。别人三碗不过冈,武松却三拳两脚打死一只吃了二、三十个大汉的老虎。蒋门神再有能耐,又如何比老虎更利害!

武松醉酒打老虎,成为天下美谈。但即便是打虎英雄,也曾在醉酒后被一只黄狗欺负过。

那是在大闹飞云浦、血溅鸳鸯楼后,武松被张青所救,为避官府追捕,武松打扮成行者前去投二龙山入伙。在一个酒店内武松先是吃了四角档次较低的“茅柴白酒”,后打跑了孔亮,抢了一樽窖藏的青花瓮好酒,把这酒连同肉和鸡又吃了个八分。武松喝了两种不同档次的酒,因此很快就醉了。他沿着小溪走了四、五里路,旁边土墙里窜出一只黄狗,对着武松狂吠。这不能怪黄狗,武松走路跌跌绊绊、歪歪扭扭,在黄狗眼里肯定不是好人。武松恨那只狗赶着他只管吠,便将左手鞘里掣出一口戒刀来,大踏步赶去,那只黄狗却绕着溪岸和武松周旋。武松一刀砍去,用力过猛,收不住脚,一个跟头跌到溪水里,好不容易爬起来,却又一跤跌倒,在溪水里翻滚。

同样在醉酒状态下,为何武松既能打死一只猛虎,却也能败于一只黄狗?这其实是施老爷子的精心安排。人生有高峰就有低潮,两种状态下不可同日而语。高峰时刻的武松唤发出的战斗潜能是无限的,而走入低谷时他的精神力量已消耗怠尽。

武松的人生与酒有着解不脱的关系,年少时就因醉酒与人口角,一拳打得人家昏死过去。在柴进庄上避难仍然不改禀性,喝醉后只要庄客有些管顾不到处,便挥拳揍人,以致于不招柴大官人待见。逃亡路上,又酒性发作痛打孔亮,差点丢掉性命。可以说,因为喝酒,武松犯了不少错误,吃了许多苦头,但酒也成全了武松,醉打老虎,醉打蒋门神,让他扬名立万,千古留名。

宋江也是喜欢喝酒之人,但凡遇到江湖好汉,除了送人银子,还要拉着人家喝酒。后来上了梁山,更是大宴小宴天天有,什么聚义酒、庆功酒、接风酒、饯行酒,名目繁多。实在找不到理由,也要“每日轮流一位头领做筵席庆贺”。

宋江是刀笔小吏出身,有点文人雅兴,喝多了酒后,他就成了文学青年,忍不住要吟诗作赋。宋江本是个城府很深、心机莫测的人,可一旦喝醉了,便把本性全部暴露出来。

浔阳楼前,宋江看见门边一幅楹联“世间无比酒,天下有名楼”,便上楼独饮,饮至半酣,想到自己功不成名未就,反倒成了罪犯,被发配到江州,不觉酒涌上来,潸然泪下,临风触目,感恨伤怀,便去粉墙上做了一首西江月,内有“他年若得报冤仇,血染浔阳江口”之句,又做了一首诗,道是:心在山东身在吴,飘蓬江海谩嗟吁。他时若遂凌云志,敢笑黄巢不丈夫!

宋江是在郓城犯的杀人罪,与江州人无干,他却要血染浔阳江口,这不合逻辑,明显酒高了。黄巢在唐末造反,号称“冲天大将军”,并在长安称帝,国号“大齐”,虽然最终失败了,但也算是个狠角色。宋江连黄巢都敢嘲笑,这志向非同一般,摆明了要当皇帝。

此时的宋江尚未加入梁山,也就谈不上有招安的念头,他醉酒后所作诗词,表达了他内心真实的想法。这要是放在文字狱盛行的清朝,不被灭族才怪!要不是众多好汉们相救,宋江早就成了刀下之鬼。

喝酒惹祸,宋江被逼上了梁山,最终走上了招安之路,而一壶御赐毒酒,却让宋江命归黄泉,成就了忠义之名。

酒是宋江行走江湖的道具,也是他命中注定的归途。

(上)

48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