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

拉蟹网

2022-09-09 07:59:58

话渔·画渔(74)

拉蟹网

文/刘春龙 图/李劲松

 

那一年的蟹汛比往年要早,螃蟹也比往年要多,才刚入秋,憋了一夏的螃蟹纷纷从沟塘、河汊、湖荡的隐蔽处爬出来,爬向大河、爬向东海、爬向生命的源头……每逢这样的季节,里下河水乡到处都是捕蟹的战场,竹簖拦的,蟹罾扳的,丝网张的……十八般武艺各显神通。

这些大多是专业渔民所为,庄户人家似乎不屑于此。田里河里到处都是螃蟹,只要你愿意,随手一捉,就是十只八只。虽说那时螃蟹才几毛钱一斤,可村里总有人喜欢凑热闹,只为换点零花钱。

捕蟹的以毛头小伙为多,再有就是刚结婚还没孩子的小夫妻了。你要问哪种捕蟹方法,拉蟹网呗。蟹网并不专门捕蟹,原先却是捕鱼的,也就是乡人所说的泥网了。

随着村庄炊烟的慢慢散尽,拉蟹网的小船也渐次出发。许是多年形成的惯例,他们都有属于自己的地盘。没有抢占,没有争执,大家相安无事,各拉各的蟹网。即便有谁偏了道越了界,说声对不起或是赔个笑脸也就算了。

这是一对新婚不久的小两口,我们来看看他们是怎样拉蟹网的吧。男人操起双桨,匀速而有力,女人静坐船头,看着沿途的景致,若有所思。船上除了拉蟹的网具和盛蟹的坛子,还有一只泥锅腔,像是专为夜宵而备。他们来到自家地界,不早也不迟。女人把蟹网扔下河,抓住连着蟹网的绳子,待船缓行一段,将绳头扣在船舷上。在这当儿,我们也就看到了蟹网的模样。蟹网的上端是一根竹制的横杆,横杆下挂着一张臃臃的网袋,网袋底端是一个个菱米样的铁坠。我们还看到了女人的身子有点异样,肚子微微凸着。放完网,女人依旧静坐船头,男人依旧匀速而有力地荡桨,只是有网拖着,船行的速度慢多了。大约有个三四百米远,男人停下船,女人捞起船边的绳子,牵出蟹网。不知网里淤泥还是螃蟹多了,女人趔趄了一下,男人连忙丢下桨,快步跨过去,帮着女人把蟹网提到船上。男人说了句什么,女人挥起拳头,捶了他几下。而螃蟹乘机从网里爬出来了,两人停止笑闹,蹲下身子捉螃蟹,一只只放到坛子里,上面用粗瓷大碗盖着。捉完螃蟹,男人问,多少只?女人昂起头,十八只,信不?男人由不得不信,他知道女人肯定默数过,不会错的。

再次拉蟹网时,女人从船艄拔出一把桨,插到前舱船沿上,帮着男人荡起船来。虽说男人推让着,可到底犟不过女人。两人力气总比一人大吧,这船也就比刚才快多了。过往的同村人拿他们打趣,一家三口拉蟹呀。他们相视一笑,不答也不恼,埋头做自己的活计,该拉网时拉网,该收网时收网。

当明月西去时,他们会把船停到岸边,随手从坛子里捉几只螃蟹,放在泥锅腔上的锅里煮了。也没什么作料,河水煮河蟹,小两口照样吃得有滋有味。

借着螃蟹的劲儿,他们又拉了几网。看看够数了,两人收拾收拾回家去。此时,天也快亮了。到了家,他们并不像别的人家把螃蟹卖给水产公司的收购点,而是用草绳扎成一串一串,送给双方的父母,还有亲戚、邻居。

蟹汛总归是要过去的,生活又会恢复到原有的样子。明年蟹汛时,这对夫妇还会再来吗?我想会来的,当然也有可能不来。你猜。

 

105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