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

野 芳

2022-09-16 09:12:59

□金鸿美

 

往年夏日,小院里那些畏冷怕寒的花草,正是蓬勃而美丽的时刻。今夏酷热少雨,这些花草,终也耐不住连续多日高温的炙烤,死去了多半。

单位办公室里,一株君子兰乃花中真君子也,忍受不了酷暑的折磨,“宁为玉碎”而亡了;一棵发财树枝叶萎靡,也早已“半身不遂”了;瓷罐里的铜钱草,虽不缺水,昔日鲜绿的叶片,似一枚枚生了锈的铜钱,只剩三两片“面黄肌瘦”的细叶,一息尚存……

一直有个心愿,想在庭院里自己栽一株葫芦,等有了收成,给一个个小葫芦烙上字画,可以闲暇时把玩,也可赠送他人。前些年曾在院中小花坛里栽种过一株,可惜,恰逢那年盛夏炎热干旱,这株葫芦只开花,不结果,直至入秋后,也没能孕育出一个像样的“葫芦娃”,心愿终未了。

今年小满前一天,友人送我一盆自己培植的葫芦秧,一株长势茂盛,另有两棵嫩芽在其枝叶间正破土而出。看着葫芦秧可人的模样,很是欢喜,让母亲移栽在院中花坛里。

母亲照料这株葫芦可谓用了心。日常松土、施肥、浇水自是勤勉,另找来几竿旧竹搭成支架,以便葫芦藤蔓攀爬。在盛夏高温天气来临前,母亲拆开废弃的纸箱,为葫芦秧搭建了简易的遮阳篷。

眼见着葫芦藤蔓一天天攀爬长大,眼见它枝叶间,一路开出了几朵白色的小花……可是,连续多日酷热,眼见着葫芦的花叶与藤蔓,日渐凋落、枯萎,没有了一丝生机。

这个苦夏,人也热得难熬,何况这些花草,我能体谅它们的不易。入秋后,母亲剐去了花坛里早已半死不活的葫芦的枯枝败叶,栽上了几株香葱。我的“葫芦梦”,也就此了结。

不料,昨日午饭时,母亲惊喜地告诉我,被她移栽在乡野田头的一棵葫芦秧,结了好些小葫芦。母亲不识字,用不了手机,拍不了照,见我不信,便执意带我去田头亲眼看一看。

当初不起眼的一棵葫芦的嫩芽,混杂长在几株丝瓜的藤蔓枝叶间,竟长大了爬满了田头一家厂房高大的院墙!

母亲指点着,我仰头在茂密的枝叶里搜寻,果真见有七八只小葫芦隐藏其间。一只只小葫芦肥硕而饱满,像昔日乡村喜欢攀爬的顽皮的孩子,悬吊在半空里,俯瞰大地。

在另一块菜地里,母亲也移栽了一棵葫芦秧。只是这块地,四周无依无靠,葫芦无处爬蔓,繁茂的枝叶局促地簇拥着,开出几朵小花。在我疑惑间,母亲掀开几片较大的老叶,三只小葫芦显露了出来。这几只小葫芦挤在一处,浅绿嫩白,茸毛尚未褪尽,煞是可爱。母亲又掀开几处,皆有三两只小巧的葫芦,像吃奶的娃娃,藏匿其中酣睡。

这块地邻近路道,母亲生怕路人见了,偷摘了去,一旦有新生的葫芦露了脸,便有意扯几片葫芦叶遮上,把它们一个个宝贝似地藏起来。

这些野生野长的葫芦,隐忍、泼皮,生命力极其旺盛,不似庭院里盆栽的花草,没有人过多地关注,也没有人特别地侍弄,能安然地度过一夏实在是个奇迹。或许,它们本就更适应在自然的环境下,栉风沐雨,抵御酷热,一路生长。

兰生于幽谷,莲出于污泥。欧阳修说:野芳发而幽香。

虽错过了一夏,也错过了它们花开时野芳幽香,我期待,在深秋小葫芦成熟的那一天,去乡野,能与它们再相见。

8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