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站首页 阅读 详情

钓 车

2023-11-10 09:22:58

话渔·画渔(129)

钓 车

文/刘春龙  图/李劲松

 

唐代陆龟蒙渔具诗中有《钓车》篇,起初不知“钓车”何意,以为是专门用来钓鱼的车子,这在“无舟不行”的水乡垛上人看来,有点不可思议,何况又是古人所说,也就难以想象它的模样了。读了全诗才知道是一种“小轮轻线”的钓具。其实细想一下也能明白,“车”本身就有一个义项:用轮轴来转动的器具,比如纺车、水车、滑车。那么所谓钓车,就是装有轮子的钓具,轮子用来缠络钓线,借助轮子的功能,钓线既可放远放深,也可迅速收回。后来看南宋马远《寒江独钓图》和元代吴镇《渔父图》,那上面的渔竿就有转轮,只是时过境迁,此画或非“彼物”,但其原理应该差不多吧。

由此想到现今常见的海竿或抛竿钓法,渔竿一甩就能把钓钩抛到想要的位置,克服了手竿长度不足的缺陷,这是古人钓车渔法的延续与改进。可凡事一旦沾上功利,那就变味了。试举几例,有的用上爆炸钩,无数把钓钩裹敷在诱饵上,就像博彩,增加中奖概率;有的用上铃铛,鱼一上钩铃铛就响,提醒你何时起竿;有的甚至用上可视装置,河里有没有鱼、有什么鱼、鱼在哪儿,一看便知,为的是选个最佳的钓点钓位和提钩的时机。这样的钓法未免太过投机,哪有一点“钓”技可言,真正的钓者是不屑于此的。

让我佩服的一种钓车是甲鱼枪,那是专门用来捕获甲鱼的,一根钓竿一只铅坠一个转轮几把鱼钩,似是渔家自己的发明创造。而更佩服的是持枪者,也就是打甲鱼的人,简直就是神枪手。十几米甚至几十米开外,只要甲鱼一露头,持枪人甩出铅坠,带出鱼线鱼钩,等铅坠落入目标附近,稳住转轮猛地一拽,那钩也就钩住甲鱼了。这种百步穿杨的本领,可不是一天两天就能练成的,我们有时只顾欣赏表演者的演技,有意无意忽略了这功夫背后的付出。说是甲鱼枪,并不是其他鱼就不可以“打”,看到护仔的黑鱼、晒阳的花鲢,照打不误。前面说的海竿或抛竿是有饵钓法,这里说的甲鱼枪则是无饵钓法,接下来说说“似饵非饵”的路亚钓法。

钓车发展到极致该是路亚了。路亚由英语Lure(诱惑)音译而来,是一种模仿弱小生物引发大鱼攻击的钓鱼方法。这种钓法讲究技巧,需要竿、饵、轮的综合操作,装备简洁,干净环保,近来流行甚广。朋友李兄是个画家,迷上路亚多年,圈内颇有名气。那天,我俩结伴下乡。傍晚返程经过车路河,一路聊得正欢,李兄忽然来个急刹,我吓了一跳,以为撞上什么了。李兄下车指着前方说,你看,有鱼,肯定是铜头。他说的铜头,又叫黄箭,学名鱤鱼,淡水中最凶猛的鱼。我顺着他指的方向看去,原本平静的河面上,一群小鱼四散逃窜,像是受了惊吓一般。这当儿,李兄已打开后备箱,快速取出一套路亚钓具,赶紧地一番组装,急匆匆直往河岸去。河面上一群小鱼逃散了,接着又是一群乱窜,似乎整条河里的小鱼都感到了危险。只见李兄挥起路亚竿,向那纷乱之地抛去,待拟饵落到水面,转动轮子,抽起竿子,一顿拉拉、抖抖、挑挑,突然“轰隆”一声,河面腾起巨大的水花,路亚竿弯成了一把弓。中了,中了中了——李兄孩子般大叫。只听钓线滋滋直响,几乎要拉到尽头,我的心也跟着提到了嗓子眼。李兄沉着地转动轮子,遛起鱼来。那上钩的大鱼岂肯老实就范,双方展开较量。公路边站满了人,像是欣赏一场演出。连着几个回合,这场人鱼大战足足花了半小时,那鱼终于败下阵来,浮出水面,露出白白的肚皮,一副心有不甘的样子。果然是铜头。我用李兄随身携带的弹簧秤一钩,好家伙,整整26斤。

回到开头的话题。唐代的钓车长什么样,我们没法知道;宋元年代的画作,也只描述了当时的形状;现在的钓车使用范围更广,制作更加精良,理念也更为环保;将来的钓车又会如何发展呢,这让我们心存一份好奇,还有期待。

 

1220